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组工文艺

橡胶“香”里的驻村扶贫情

时间:2017/11/1 9:05:06|点击数:

“唔······这是什么味道?好臭啊!”

“这是胶粑粑的味道,大家可都指望着它吃饭哩!”

2015年10月,作为新报到的选调生,我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去往双相村的路,走在我前面的,是孟连县委组织部派驻双相村的驻村扶贫工作队员祁国丽,她接过我的行李,微笑着对捂着鼻子的我说:“咱们村主要产业就是橡胶,味道越浓说明今年收成越好,老百姓压的胶粑粑多了,来年才会有好日子过。”

孟连县勐马镇双相村,位于普洱西南边境线上,属于国家级贫困村,与缅甸佤邦隔山相望,以佤族、拉祜族群众居多,因为气候炎热,全村大部分村民以种植橡胶为生。从乡村干道通往村委会的7公里路程没有班车,祁国丽拦住了一辆进村的拖拉机:“老乡,你是双相村的吧?我们是村上的工作队员,麻烦您载我们一程吧!”“好嘞!快上车!我每个街子天都要来镇上进货,以后你们工作队员要进出跟我说一声,我载你们。”说着老乡就把我的行李箱抬上了车,我涨红了脸爬上去,“hello kitty”行李箱在拖拉机上摇摇晃晃,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小妹妹没事,我来双相村大半年了,这里我可熟了,老乡们人都很好,以后姐姐会照顾你的。”说罢一双温暖的手搭在我手上,正是这双共产党员的手,拉着我在双相村共同经历了泥土的洗礼,两年后回想起那时的岁月,竟不知不觉怀念起胶粑粑那特殊的“香味”。

驻村期间正值安居工程和脱贫摘帽工作攻坚克难的重要时期,在那一年里,我见证了组工干部迎难而上、不畏艰辛的工作作风,更被他们牺牲小我、成就大爱所感动。作为一名党龄较短的年轻党员,在组工干部的熏陶和带领下,我从一名说话会脸红的应届大学生蜕变为皮肤黝黑、可以跟少数民族群众融洽交谈;从不会骑车到可以骑着摩托车穿梭在橡胶林中下组入户;从拖着少女心十足的行李箱变为可以背着跟自己一般高的行军包走村串寨;从一开始认床睡不着到可以在农户家打地铺彻夜长谈······正是有了一名名党员先锋走在前头,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才得以让我们跟随脚印前赴后继。

双相村共有200余户安居工程建房户,受全球橡胶价格大幅跌落影响,群众收入直线下滑,安居房建设受阻。“让老百安居乐业,首先就要有安身之处”,响应党中央的号召,由普洱市委组织部、孟连县委组织部、孟连中波台等单位组成的驻村扶贫工作队驻扎双相,摸底危房、沟通施工队、协助贷款、监理验收······摇摇晃晃的栈楼房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富于民族色彩的砖混安居房,老百姓笑了,而让老百姓更不能忘记的是,在一次次大雨中,拉料车陷在泥路中,是一名名共产党员用双手推出来的安居之路;雨季来临房子还没盖好,是一位位共产党员搭建起了临时安置点,让群众有个遮风避雨之所。现在回望双相村,整齐坐落的新房上,每一座都闪着共产党旗帜的光辉。贫困,这座压在双相群众身上的大山由来已久,自习总书记提出“脱贫攻坚”以来,省、市、县、乡千千万万名共产党员前赴后继共赴战场,我永远忘不了在贫困摸底工作中,当我们看见双目失明的母亲和常年瘫痪的女儿蜗居在不足10平方米的竹笆房相依为命的那一刻,我们的眼眶湿润了,当即便向上级反映情况,争取到为他们建盖30平方米特困安居房的政策,当我们离开时,我看见工作队员不约而同偷偷拿出自己的钱塞在了铺盖底下,共产党员的温暖在这座小窝棚里愈渐散开。

2016年10月,我和祁国丽的驻村时间已满,当车离双相村越来越远时,我俩不约而同地湿了眼眶,她问我:“阿灵,你不觉得这橡胶味好香吗?”是啊!这橡胶香见证了我们和双相人民的同甘共苦,这辈子是忘不了了。

“喂,小罗吗?我是双相村的孙书记啊!老百姓都问,橡胶花都开了,你和小祁什么时候再来双相?”

“孙书记,我和祁姐虽然回来了,但还有千千万万个小祁和小罗,他们都是双相的亲人,共产党员都是双相的亲人呐!”(作者单位:孟连县勐马镇)

作者:罗灵